学校的故事(回不去的第八故乡)

  作者:安跃文学网 - 来源:http://www.sjzayqc.com - 发布时间: - 本文已被围观200

学校最早的记忆是从老唐家堂的幼儿园开始的。对于当时身处偏远山村的我来说,能上幼儿园似乎是不可思议的。事实上,因为当时正是出生高峰期,年轻的父母不得不参加集体劳动,这与现在城市人不得不去工作的情况类似。为了避免家长的后顾之忧,幼儿园应运而生。不知道是幼儿园本身存在的时间太短,还是记忆褪色。我只记得很少的片段。用来防病的彩色糖丸很甜,烤出来的红薯有一股热乎乎的香味,连焦皮都被我们津津有味的摸了一遍。

我父亲的学校是村子南边的一座寺庙,面对着我在周刚的家。它在后来的革命运动中倒塌了,只留下一块碎砖瓦和几个石阶,一棵曾经庇护过它们的大樟树,原名——,就在寺庙旁边。在我上大学之前,我父亲带我去拜访了一位名叫石的老师,他曾在寺庙学校教书。那些还在谈笑风生的人和已经被歼灭的学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而兄弟俩的童年则留在了刘家的新学校里。很小的时候,我笑着笑着去看校园。后来哥哥从学校带回来橡皮擦和我叫胶粉笔的真粉笔。我用粉笔在家里的黑木柜子上写了所谓自以为是的话。然而,这所学校在比寺庙学校更久的岁月的冲刷中已经完全消失,几年后被新建的住宅所取代。

更新的学校是我入学前两年集中建设的,入学当年投入使用。我还记得大人们带我去正在施工的工地,许多酸酸的母菜(浆果)在即将成为操场的田野里最后一次挣扎。它多汁,脂肪和嫩根脆甜。

入学前夕,在我家门前的围墙上,我悲伤地对荣华说。我非常害怕明天去上学。

但是后来,我被下面的新奇和快乐包围了。

我记得上学的第一天,下了很多雨。雨水沿着学校的斜坡四处流淌。山上的水被收集起来,流过教室旁边的小沟。教我们的唐老师在雨中从办公室跑下来,手里拿着一张大拼音教学卡。

新学校位于后山北部的毛子岩前。山洞前有一排南北向的校舍。两个教室把老师的办公室夹在中间。办公室前挂着一个大铁钟。教室的走廊里有一块原本用作屋顶梁的巨大木头。桌前地下的芙蓉花,一天之内会变成不同的颜色;下一个小斜坡和小木桥是另一排从东到西建在山上的校舍,三个教室中间有一个教师宿舍。

学校里有几棵属于村民的柿子树,每年秋天都挂满红色或黄色的灯笼。操场南侧,几米见方的卵石堆,下面是鱼塘,上面山下是菜地,前面是水岩。

学校后面的山崎岖多树,最多的是钩藤。最低的山坡,经过学生们的反复攀登,已经荒芜了。

老师们决定留出他们身后的山坡进行种植,所以他们在一个下午放火烧掉了提前砍伐的植被。熊熊大火把他们吓得不知所措,失态了,但后来没有蔓延开来。只有骨灰下的土地种了一季芝麻就荒废了,树木也不再被野草占据。

毛子岩前,小石山边有几棵柚树,一人高。洞口高约数米,十步后分为两个洞穴。左边的洞没有人高,又深又曲折。有时候,固执的人会点上枞树的光去探索里面,把破碎的石笋带出来。右边的洞大约有四五米宽,十几米深。从顶部开口漏出的天空光线照亮了这个洞。最开始是作为临时厕所,大家都方便在墙边的小便池里。直到几个月后,洞穴入口处的新厕所建成,洞穴才再次成为净土。

在我十几年的学习中,只有大学和小学的学生,我还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和长相。特别是我上一年级的时候,村子里人很多,学校数量也在高峰期。我和荣华、吴亮、东源、建平、珍珍、湘乡、元丰、小珍、美美、庚子、于梅、碧馨、文忠、幺妹、兰芳、解珍、云韵、小银一起入学,但在这些人当中,有一个人读了一年书就转学了,而且大部分都没有读完小学,甚至因为那是从集体劳动到分开生产的一年,也是真正实行计划生育的前夕。有许多孩子,他们不得不处理几英亩的土地。如果每个人都想活下去,那就只能让大一点但还很小的孩子,尤其是女孩子,回家工作。五年级的时候,我们班的学生数量垫底,一共只有十个,女生只有三个。

我上学后不久就对绘画产生了兴趣。有一天,我在纸上画了一个大二的学生,写了他的名字,但是他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师。结果被值班老师拉到了前台,也就是展示在办公室前面的走廊上。我努力挣扎着哭了,在另一个老师的劝说下才坚持放学。

办公室里有一本很厚很大的老师共用的彩色美术书。老师上美术课的时候,就按照上面的传说在黑板上画画。我一有机会就会认真读这本书,一些绘画技巧潜移默化地印在脑海里。

带上食物,下午放学回家就天黑了。来回路上要过两次羊圈,走十几里。



免责声明:安跃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、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。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。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