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去的情义

  作者:安跃文学网 - 来源:http://www.sjzayqc.com - 发布时间: - 本文已被围观68

那年高考,我掉进了孙山。对我来说,这意味着回到原点,回到落后的农村,做一个像父母一样背对着黄土朝天的农民。

在妈妈的鼓励下,我背着书包回到学校,3点1分重新开始教室、食堂、宿舍的内容,穿梭蜀山之海,在监狱般的梦工厂里挣扎。

从此,我不仅要面对高考的压力,还要面对贫穷的折磨和别人冰冷的目光。好在班里同学都经历过一次高考失利,分不清别人的人都有了家,所以高考落榜也没那么难过。

陈思泉就是这些和我同舟共济的人之一。他聪明,热心,说话做事总是面带微笑,学习成绩很好。他的同学都喜欢他。如果有人向他请教一个他不会做的问题,他会耐心的向你解释,直到他能理解为止。毫无悬念地,他很快成为我最崇拜和尊敬的同学。

闲暇之余,我和陈思泉一起憧憬未来,憧憬高考带来的是非:题型、考试、分数……我们无数次渴望离开这个牢笼,憧憬解放后的自由生活,诉说着我们近乎完美的未来。伴随着日日夜夜的努力学习,我们开始体验成长的痛苦,应对考试的压力,走过那些激情的岁月,一起度过生命中最贫穷最简单的青春,留下了很多史诗般的故事。

那年7月,高考如期而至,我终于实现了大学梦。

后来,我告别了亲朋好友,也告别了陈思泉。我走过村长,跨过我长大的荷塘河,在长沙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。

大学四年,和陆,因为兴趣相投而走到了一起。我们称对方为兄弟。他们叫我“九满兄弟”,我叫他“郭林兄弟”。学习上,他回答我的问题,互相关心;生活中,我向他求助,关心他。最重要的是坦诚相待,坦诚相待,互相沟通;一起去食堂吃饭,一起去教室上课。闲暇时,我们相拥着,沿着湘江漫步。我们一起“点出山川,刺激出文字,泥土就在万户侯……”

那天晚上自习结束后,我和室友吵了一架。因为对方用力过猛,我右肩锁骨被他打断了。王先锋知道后,下了床,把我送到学校医务室治疗;同时,我和他略懂医术的父亲讨论了治疗方法。我的伤好了以后,他陪我去市里的医院复诊,很快就把疼痛控制住了。

当时我们偶尔去学校礼堂看一部电影,印象最深的是两部电影。一个是《红高粱》。在电影院,王先锋有时会被电影中的故事情节逗笑,就好像他二十年没有笑过一样,所以很多观众陪他一起笑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已经火起来的《芙蓉镇》看完之后很失望,于是我们请组织观看的鲁请大家吃宵夜。在大排档,我们点了一碟花生,几个臭豆腐,几杯生啤酒。每个人都喝得很开心,聊得很开心。肖小青的表演水平在国内臭烘烘的,他很珍惜谢晋江导演的才华.

四年的大学生活过去了。毕业后,我带着“天新地新,春光更灿烂,城乡处处更明亮”的喜悦来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广州——,来到了这个让我既开心又犹豫又失望的工作单位。

当时我们单位没有现在这么大,人事关系也没有现在这么复杂。每天都有20多个新同事一起上班,他们笑着做工作。八个小时的路程,一堆人聚在一起聊天聊天,有时聊着快乐的大学生活,有时交流工作经验,一起哭着笑着,开心的像一家人。食堂只供应午餐。晚餐可以自由组合三五个同事买菜做饭。谁高兴就找几个同事聚聚

随着同事一个个成为家人,尤其是很多人升职之后,我们之间的友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尽头。回头看看一起工作的同事,很多人就这么从我身边消失了,一些曾经很好的朋友渐渐失去联系。这些失去的东西,只有当你想找个人倾诉的时候,你才能体会到,那些可靠的朋友都走了,只留下你孤独而盲目的前行.

同学,战友,小交流,让被拆的部分再一次回归整体。而分开多年的部分,以为车型有可比性,但时间在上面生锈了,大了还是小了。它不再是前一对了.

难怪有人说现代社会关系是一种功利的联系,两者之间的互动大多是通过交换社会资源来完成的。“亲情”成了很多人达成目标的借口,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越来越不人性化。亲情失去了原有的气场,变得现实而世俗。金钱、权力、地位成了亲情的基础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由利益联系在一起的。没有真理和道德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在过去,传统的爱情观完全淹没了市场经济的浪潮,创造了一个从灵魂到身体都堕落的社会。

岁月流逝,感情已去.



免责声明:安跃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、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。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。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