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联淡入他们的梦里,有时是凉的,不是风

  作者:安跃文学网 - 来源:http://www.sjzayqc.com - 发布时间: - 本文已被围观174

秋月照人,春风过我,夏蝉耳,冬雪肩。四季变了,风是雨,圆是短而任性,不变的是,悲伤永远在千里之外我心里的思念里。旧对联褪去,岁岁如梦。银河不是昨夜,山河依旧平静。

经常会有这样的恍惚时刻:一个人一路离开家乡,下火车已经是半夜了,看到整个城市的灯火,分不清是海归还是路人。也许太长了,虚度的日子不再喧嚣,但那些看了半辈子风景的人学会了沉默。

我用我的执着点燃了记忆中的岁末烟花,等待着炊烟的耀眼从蓝瓦房里缓缓升起。新对联爬上门槛,巷子里零星燃放鞭炮。总角玩风车跑,鹤眉难掩嘴角笑。每个人都在这个世界的烟火里寻找自己的身影。比如陆游《除夜雪》“半个屠苏还没养,灯前草写桃符。”例如,在文徵明《拜年》:“你不想见面,但你想熟悉,著名的报纸来了。”或者在李慈铭《临江仙》里“柏翠红梅围坐,烛如蜡鹅下银。”

有成千上万盏灯,每盏灯下都有不同的故事。有的人伴着残影敲棋子落鼻烟,有的人则独立于风雪,在柴门听狗叫。到了最后一年,就像王小波曾经说过的:“他们开始吃喝,说话,欢笑,度过这漫漫长夜。当室外梨花飞舞,雪花闪闪时,人们不想沉睡。这种感觉古今无异。”

也许你去过很多地方,领略过名山大川,但记忆中的家乡没有江南的风光,也没有塞北荒野的壮阔,但群山依然屹立在你的心深处,如果“轻舟太重,青山还在。”

人的前半生都是离家出走。从小学到初中,从高中到大学,从大学到社会,从村到乡,从乡到县,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。慢慢越走越远,偶尔停下来找一找,别来的苦,度过茫茫岁月。喝一口清酒,喝一口月色,回到梦里的故乡,或者脱胎换骨,或者山河璀璨,只说一句:“风尘仆仆,别来的好。”

我很少探索人生的长远意义。也许每个人都曾经想象过自己有一个像电影一样波澜壮阔的人生,但人生最美丽的风景,也许是平淡生活中的从容与宁静。

我还记得我们在屯溪古镇遇到的朋友。我们聊了一晚上,走的时候没有问对方的真名。我还记得在布达拉宫前为小女孩拍的一张照片。还有我的空间。每次看到高原的红脸,嘴角都会不自觉的露出微笑。我还记得毕业晚会后的那个晚上,很多人哭成一团,而我只是靠在角落的一端。

我在医院急诊室外度过了很多个夜晚,曾经幻想过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人,然后就没有那么害怕了。离别会难过,但挥手的时候,不会流泪,只是淡淡的笑一笑。因为最好的相遇,不要问过去;最好的离别,不问回报。

在这短短的一年里,我固执地辞去了家人眼中“铁饭碗”的工作。没有老老实实工作,弹钢琴,练字,吹笛子,学各种网络课程。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押在不确定的未来上。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输,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不后悔。

花随风落,雨伴清云,雪伴月。路人行色匆匆,归期不定。我不需要过多的解释我走过的风景,我这辈子经历过的往事,就记在心里。偶尔,回忆起春风的温暖和敲打人心的感动是很难得的。

静静地靠在窗户上看着街上的车流,看着月光下斑驳的树木,听着窗帘外长长的夜风。沏杯茶,直到心中微熏,追忆往昔

本文标签:


免责声明:安跃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、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。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。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相关推荐